新版LOFTER的合集功能让我不得不选择更新版本……再见了可爱的老版LOFTER,这也是没办法的事233

给我还有四章左右完结的陨石坑做了合集,弄了个远看还行的封面,但愿这学年能写到完结!接下来依然会写他们的故事,可能会换文名,就像他们的人生也到了新阶段了一样。写文的目的一直都是在回答托老留下的填空题,想要填充黑森林精灵王国的前世今生,所以换不换名字都是无所谓的了。欧耶耶生前的所有段落都会归在这个合集里,但也可能以短篇形式出现跳跃式片段。写来写去都是Thranduil的故事,伴侣来了又走,最后剩下自己一个人独活,既不算史上什么了不起的国王,也没有太多盛誉遗世,但我觉得这并不是他的悲剧……晚期...

亡灵驿站(短完,微锤基)

Tips:

#中土世界观+MCU
#时间线复联3(地球2018年),Loki视角
#Thranduil出场预警。单纯的设定交叉产物,无雷点,请勿带入荧幕或其他同人形象。

谜之敏感词【叹息……】

王的河流,15

#我没有坑我只是忙……

#欧瑟圈怕是凉透了,弄个小甜饼吃吃。祝欧耶耶母亲节快乐(?


生与死与离别,都是大事,不由我们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们人是那么小,那么小!可是我们偏要说:“我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们一生一世都别离开”——好像我们自己做得了主似的。


银发精灵陷入了长久的沉默。Melian坐在他的对面,也不急躁,慢慢地等着。她没有理由相信他会接受这样的现实,即使Oropher在她心目中一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存在,她也不再有平素里信口开河的自信了。


“真是巧呢,陛下。”他突然笑了出来,“我和他竟然会在同一天来找您。但愿这不像前面的那些一样,都是您的安排。”

Melian...

出国旅行的最大收获。
终于不用抱着自己打印的盗版书啃了!我卑微的兴趣终于被母上认可了!悄悄爱了托老好些年,一直是地下爱好,如今竟然有种劫后余生的味道……只不过,唉,要是还像刚入坑时那样年少多情就好了,现在看书总觉得力不从心,也越来越不敢熬夜看书写文了。但尊重阅读体验总是该做的,人生短暂,又有多少东西值得这般驻足啊。

但愿有一毛钱版权费能从这个鸟不拉屎的偏僻书店飞到小托尔金的包包里【土下座】

#Doriath星夜谈

#Lúthien

【金丝牢笼】

我从未见过帝王家的女子有温暖的结局,多瑞亚斯王室并不例外——只不过这位公主用漫长的生命做筹码,等到了一个逃离牢笼的机会。辛葛或许谈不上昏君,他有些事情做的还是蛮理智的,比如说在太阳纪之前就早早配备了精良的武器;但他也谈不上什么贤明的君王。一怒之下禁止诺多族进入国土,如此意气用事,不是种族主义是什么?敢和带着武器的矮人互怼,害自己命丧黄泉,这是君主还是莽夫?为了宝钻出卖女儿,既然露西恩在他心里是标了价钱的商品,我绝不相信露露能在王宫里得到幸福的生活。想起辛葛王我总是代入李大佩演的瑟兰迪尔王(仅限电影范畴),如果父亲是这样...

谈谈东渡父子组


我完全没想到大学会忙成这样,也许是我选了一个累成狗的专业,笔一搁就是两个多月,都快记不得自己写过啥了。现在倒过去看,删掉了最后心浮气躁的两节,大体上我还是满意的,总不至于像上次那样删掉重写了,捡起笔就能继续。

这两天我以前写的一篇吐槽被翻了出来,好惶恐……没空写正文,也没空继续深入研读宝钻,突然有一点空的我就恬不知耻地写几句目前自己对原著的理解吧,也当理理思路,解解误会。

先吐槽一下托尔金。精灵宝钻是诺多族的故事,对我们灰精灵的篇幅潦草得可怜,如果将史上所有的精灵王者弄来合影,东渡父子组估计也就占个最后排角落的位置,脸还是糊的。我对父子组在多瑞亚斯的经历很感兴趣,一部分是因为美丽安的设定很...

可怜孤似钗头凤,文手有个画手梦。

头发练习,模特来自网络。

私设中的多瑞亚斯。

王的河流,14


"You will outlive everyone you love."


发条闹钟冷不丁地响起来,刺痛昏胀的神经。


他艰难地从黏腻的睡眠中挣扎出来,拍熄了闹钟,就着极暗的光线模模糊糊地看了眼时间,还是半夜。劣质玩意儿。他丧气地揉了揉胀痛的眼睛,睁开眼,看见单身公寓苍白的天花板。


完全不记得是怎么回到家的了,在极度的疲倦中把湿衣服脱下来挂好,把自己扔到床上而不是地上,仅仅是出于本能。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因为过度疲劳而抗议着,所有的关节都隐隐作痛,这恶心的感觉让他想吐,但胃里空空如也,而且这一次他甚至连干呕的力气都没有了...

王的河流,13

礼节性地敲敲门,扭转门把,锁舌“咔哒”一声脆响。


Oropher已经醒了,手里攥着那条细细的银冠,靠在床头,神色凝重。这一幕让绿精灵颇有些意外。

“您……没睡好?”Lilac试探地问,把带来的早餐放在床边的小桌上,手里摆弄着药品以掩饰自己的不安。

“不,恰恰相反。”Oropher浅浅地一笑,看了绿精灵一眼,“他已经走了,对吧?”

“什…您…您怎么知道?我刚刚还在纠结怎么跟您说……”

银发精灵不置可否,用后脑勺抵着床板,手指有意无意地摸着自己的嘴唇,“直觉。”

Lilac松了一口气,一面帮Oropher拆开绷带换药,“昨晚有一封加急邮件寄到这里,还是指名道姓寄给公子的,他看了以后...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