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蹲中土…
欧瑟《王的河流》重启

© 一叶逋客
Powered by LOFTER

【将死之人的回光返照,徘徊在地狱边缘的感受】
【无限脑补欧耶耶。我没救了别救我】

《Landing Guy》
作曲 : 刘昊霖
作词 : Kidult.

Right I die. My life before my eyes.
生命于我眼前支离破碎,
As I was hang there,I see wonderland.
尚存一息我眼见了仙境,
I don’t really see much of anything.
那里几乎空无一物,
But I see you.That is crazy.
却出现了你. 这疯狂至极,
Your landing guy is home.
你的旅人已经回家,
Oh,it's magic...

【大狂草】

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风,便断碣残碑,都付予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来自一个给自己脑插图的苦逼文手】

王的河流,12


“我是他的劫,他是我的刑。”


他在一种淡淡的眩晕感中醒来。发生了什么来着?他努力想了想……哦,额冠。


“你醒啦?”Lilac笑着走进来,端着一杯水,“你真行,居然能把自己饿晕过去。”

“诶?!我不是……”

“少废话,这没什么可狡辩的啊。”绿精灵蛮不客气地把杯子递给他,“把这个给我喝了。”

Thranduil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确实好几天都没吃东西了,好像也没什么狡辩的资本。他坐起来,扶着眩晕的额头,乖乖地接过那杯糖水喝了下去。

“干嘛不吃东西呢?”

“嗯,因为……”Thranduil把目光移到别处,“……钱用完了。”

Lilac被这回答气得想笑,盯着他...

王的河流,11

“前面就是码头了,客官可以上岸休息一下。今儿天黑前大概能到尼芙林的最南边。之后大概还有半天的水路,就能到微光池塘了。”

“多谢。辛苦你了,船家。”

“哪有哪有,赚钱的生意,走哪儿不是一样?让我有些在意的是,湖心大岛可是个隐秘的所在,极少有旅人去到那里呢。回程的话,可能……”

“我自有办法回去。”

“啊……哈哈,您看我,真是张笨嘴。”


这奇怪的客人,一直对自己的行程讳莫如深,防我跟防贼似的……船家有点丧气地摇着橹,只好停止无谓的攀谈,老老实实地划船。


“一路辛苦,多谢了。”青年跳下船,脚底在岸边的软泥上滑了一下,伸手扶了扶帽子,挺大方地给了船钱,“多出来的钱就当是给您新年的补...

被第一志愿第一专业录取(*๓´╰╯`๓)♡
谢谢所有鼓励过我的小天使,爱你们

王的河流,10

Thranduil平躺在床上,盯着王宫跟礼堂一样浮夸的浮雕穹顶——这仅仅是一间客房而已啊……


他过惯了贫寒的日子。自从离开父亲之后,他所有的钱都来自费荣学院的奖学金。在他申请的三所学院里,费荣学院给的奖学金最多,显得非常有诚意,这正是他选择这个学院的理由之一。然而除开学费和生活费,他也没有任何多余的钱可以支配,所以他一直过得小心翼翼,不敢让自己的生活出一点差池,甚至有一次从楼梯上摔下来把腿摔成骨裂,硬是没去医院,忍着痛瘸了两个多月。小小年纪就知道拿自己的头脑和未来作筹码开价,善贾而沽,的确是精明之举,但谁说又不是一种悲哀呢。


Thranduil闭上眼睛。今后的生活会是怎样……他无法...

银树老爷。。。真是一个有着复杂身世的精灵!他可能诞生于托老脑洞里最混乱的一部分吧。。。那他应该管辛葛叫什么呢,叔公对吗?_(:з」∠)_
根据未完成的传说重新添补了一下宝钻附录的家谱。真是……更看不懂了!真是辛苦了小托尔金的整理,未完成的传说可比宝钻纠结多了_(:з」∠)_

王的河流,9

好冷…好疼……


Thranduil睁开眼睛,眨了一下,又眨了一下。这是什么地方?他在枕上晃了晃脑袋——瞬间疼得他差点又晕过去。他只看见天花板是木制的,不管是床单还是被套都是刚刚浆洗好的棉布的触感,散发着阳光晒过之后令人心安的气味。


“你醒啦?”他听见一个活泼的女性的声音,“快别动,你伤得还蛮重的。”

我受伤了吗?Thranduil迷迷糊糊地想,什么时候的事情?但是当他稍微动弹一下的时候就立马感觉到了——浑身上下都是撕裂一般的疼痛。

“不要乱动哦,我马上给你换药——最好把眼睛一直闭上,你的伤口会吓着你自己的。”


好像又睡了一整天,下一次醒来的时候,Thranduil已经感觉...

王的河流,8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身怀绝技的游侠。他一生周游天下,行侠仗义,在身后留下无数伟大的歌谣和传说。当他最终功成身退,他像一阵风一样消融在空气里,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埋骨何处。感恩的人们哭着呼唤他,偶尔在危难的时候想起他,到后来再也无人想起。于是他被永远忘记。


这是Thranduil小时候最喜欢的一个故事,尤其是这个结局,诱人得几乎让他沉醉。他喜欢这种由自己掌控结局的感觉,他不禁幻想,当自己死去的时候,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熔化了、碾碎了,抛进无垠的大海。肉体也碎了,灵魂也碎了,碎得拼都拼不回来,甚至连灰烬都不留给曼督斯审判,自己则在阿尔达里逃出生天,拥有精灵和人类以外的第三种命运。胜败或荣辱...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