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东渡父子组


我完全没想到大学会忙成这样,也许是我选了一个累成狗的专业,笔一搁就是两个多月,都快记不得自己写过啥了。现在倒过去看,删掉了最后心浮气躁的两节,大体上我还是满意的,总不至于像上次那样删掉重写了,捡起笔就能继续。

这两天我以前写的一篇吐槽被翻了出来,好惶恐……没空写正文,也没空继续深入研读宝钻,突然有一点空的我就恬不知耻地写几句目前自己对原著的理解吧,也当理理思路,解解误会。

先吐槽一下托尔金。精灵宝钻是诺多族的故事,对我们灰精灵的篇幅潦草得可怜,如果将史上所有的精灵王者弄来合影,东渡父子组估计也就占个最后排角落的位置,脸还是糊的。我对父子组在多瑞亚斯的经历很感兴趣,一部分是因为美丽安的设定很迷人,一部分也是因为觉得他们居然被宏大的历史遗忘成这样,实在可怜。作为一个学理工科的业余文学爱好者,以史为鉴什么的太难了,关键是历史从来不会记录王者的心路历程,史书只关心时间节点和结果。我们去关注大事件时,最好的方式是去读亲历者的回忆录,去跟着事件一起经历,而不是读史书。但我没有回忆录可以读,我要写的就是回忆录,这是极大极难的事情了。

我们能从原著里面找到线索很有限,像福尔摩斯一样研究蛛丝马迹,拼拼凑凑地捡到一点点东渡父子的碎片。这些线索来自《精灵宝钻》中多瑞亚斯的国家命运,各种地理气候描写,《中洲历史》里的碎片记录,以及最最重要的《霍比特人》里面关于瑟兰迪尔王的几句直接描写和台词;从侧面来推敲,我们可以看当时居住在多瑞亚斯的银树钙奶,看和他们一同出现在最后同盟战场上的其他精灵王者,看《魔戒》中第三纪的莱格拉斯。正是这种雾一样的扑朔迷离让他们面目模糊,妙不可言。

托老以一人之力大刀阔斧开辟了一个世界,构建了这个世界的气候、伦理宗教、历史脉络,甚至还为它编写了语言,这样伟大的创造我辈望尘莫及。但是我必须指出,托老只有精力去完善诺多族出奔、魔戒与第三纪元这些主线剧情,主线之外的设定很多都是极其模糊甚至自相矛盾的,这一点为父亲整理遗稿的小托尔金恐怕深有体会。姑且不谈那些自然科学上的bug,也不去管《霍比特人》里幼稚纯朴的经济观,那些都可以用“魔法时代”来搪塞,但人物本身受上帝视角的约束而晦涩不清,一些问题只能绞尽脑汁去幻想正确答案。举个例子,辛葛,他为什么敢当着一群带着刀刃的矮人的面侮辱他们而把自己置于险境?他原谅贝伦的行为让他显得睿智,收养图林让人觉得慈善,但用整体的角度看辛葛,我们会发现这个人物的设定碎了,他的性格随着作者写作时间的顺序发生着摇摆,而我们失去了正确理解此人的机会。包括我们的父子组,这是最难的部分,我们必须自行构想他们的身世和动机。瑟兰迪尔的金发从何而来?如果是来自有梵雅血统的诺多女性,那为什么身为辛达的欧瑞费尔会这样选择配偶?那位女性后来何去何从?还有,作为热爱大海的灰精灵,他们父子为何选择反向东渡?我们可以想象,在多瑞亚斯覆灭这样的乱世,他们在国破家亡的悲痛之中竟然决定带着少部分辛达向东走,去重建一个国家,这是具有革命意义的作为!这种逆反的行为背后肯定有着两位王者极其鲜明独特的个性,他们经历了什么,为什么有这种觉悟?最后同盟中,我们看到了巨绿林牺牲了三分之二的将士,失去了先王欧瑞费尔,这样的大手笔让人汗毛直立,我们侧面可以推敲出两位王者面对时代召唤时一如既往的那种觉悟和勇敢,有着为时代牺牲自我的大无畏精神。然而,在第三纪元中,《霍比特人》中的瑟兰迪尔王对孤山的金银有那么强烈的觊觎,以至于打破自己定下的警惕排外的国策出兵抢劫,我们怎么理解他觉悟上的退化?是把这种变化顺着作者的叙述费力去圆,还是钻作者漏掉的空子加入自己的诠释?再看莱格拉斯,他是《魔戒》护戒队中唯一的精灵贵族,一个快乐自由的年轻精灵,来自幽暗密林的他似乎完全没有沾染黑暗时代的绝望和苦闷。那么他来自怎样的一个家庭?他的父亲是怎样的人?他受到了怎样的教育?

这就是我想要做的。托老用了一生留下了这些问题,我用自己的一生去回答。

很多写密林父子的朋友都是从电影入坑的。我的确是看过霍比特人3之后才开始研读托尔金的作品,但我并不看好那几部电影,那只不过是一个大型的同人作品罢了。我不愿意把我的同人文当做卖腐舔颜的消遣和玩笑,我想严肃地补全这个故事,真心想让这些为了主线剧情完整而破碎了的支线人物丰满起来。

再说说精灵父子这个主题本身。我表一个态,虽然我打了欧瑟的tag,但我绝不接受精神上的乱伦,绝不愿意把他们之间的感情扭曲到和爱情相关——换言之,我认为精神层面上的乱伦才构成乱伦,肉体上的关系都是次要的。父子就是父子,当我们不能顺利地构建他们之间复杂的亲密关系时,我们往往会偷懒地写成父子乱伦。早些年我也经历过几次这种跑偏,其实这是极其荒谬的。

如何看待爱情?单身十九年的我并不太能理解,但我相信这是一种复合感情,是由亲密、依赖和欲望糅合而成的。我和母亲的关系某种程度上和这些元素是重合的,当然也有缺失和超越。亲密关系的建立,即使是血亲,也是由一次次的破碎和重组构成的,矛盾,调和,争吵,和好,最终把关系引向彼此理解的利益共同体。很多父子都会以矛盾和争吵而结尾,这也是父子的必经之路,男人的所谓“杀死父亲,杀死兄长”,正是在这样的激烈冲突中成为一个成熟的雄性动物。但我们从这个故事的结果可以看到,密林家族在将近七千年的时间跨度里只繁衍了三代,倘若我们把瑟兰迪尔王看做第一纪的精灵,那么他有将近三千年的时间是和父亲同生共死,而莱格拉斯魔戒圣战时才几百岁,他的母亲必然不是一个跟瑟兰迪尔共同经历了这一切的女眷。这时候我们可以断言,瑟兰迪尔经历的父子关系是很复杂的,父亲和他的这段关系代替了他的爱情,并且他们成功地拥有了亲密关系。如何处理这样一种关系,如何把它合理地镶嵌进我们能接受的伦理体系,这是一个关乎灵魂的难题。

好久没写了手痒痒,但是又没有完整的时间。太痛苦了。大家别学建筑……

评论 ( 21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