唠嗑。

乔治奥威尔说,“我写作不是为了加工一件艺术品,而是我有谎言要揭露。”在把阵地转移到lofter之前,我朋友嘲笑我这么大了居然还写小说跟小学生似的,我就用这句话反驳他,当时他就没话说了。但是我内心是惶恐的——我为什么写作呢?这个问题在我心中萦绕不散。

2015年1月和朋友看了霍比特人3,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那个片子——没看懂,而且也不觉得精灵王有多帅;思想浅薄,感情敷衍,这片子简直够了。但是我是听说过托尔金的,本来是打算借原著有声书来练听力,但一本一本地听下去渐渐被托老的文字功力折服了,路转粉也就是那个时候。我赞叹托老的想象力,以及孤身一人创造一个世界的魄力;我也为他写作方式的疏漏之处感到惋惜。他擅长平铺直叙,他的作品比如最宏伟的精灵宝钻,更像是枯燥的史书,《史记》里的本纪那一类的文字。他顾大局,而很少关心人物形象丰满与否,逻辑通顺与否,他笔下的世界空有框架而难免血肉缺乏。我们说,托老给同人留下了巨大的空间,确实,他的五十字随随便便就可以被迷妹们扩成八千字,大家的角度各有不同,优秀的比如镜舞,她宏伟的原著背景的同人看起来真的丰满感人,这样的优秀之作不占少数,但更多的是次品,差劲点的就纠缠于人物关系不放,加些ooc的黄暴内容,仿佛两个直男也可以随着作者的心意随便卿卿我我。我看原著,也看同人,但我边看边在想,这个故事对我而言会是怎样的?如果用我的理解来丰满这个角色,他会是怎样的?而且自从我学了理科之后,托尔金的神话背景出现了太多的bug,比如太阳升起之前就有森林,能量都不守恒了;托老的一些世界观我也不认同,他爱树爱自然而否定工业,兽人虽然文明低劣却精通工艺,这样有些恶意和过分的讽刺让我非常不平。

——抱着不服气的心态,热衷冷cp、热衷狡辩的我就这样抱起了笔记本电脑。

诸君可见,我每篇文都隔了很长时间。一是我本来就忙,学习才是正房,二是因为才思不足,编不出什么像话的情节,大写的清水girl,三是因为瑟加这个cp比较冷,左右没几个同好,就自己玩玩,四是因为现实生活中有个很讨厌的gay,反躬自问,我发现自己并不腐,我只是比较倾心男性直接那种非常铁的友情,友情永远比同性恋那种畸形的恋情要动人心弦。以上这个过程完成,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了。我的文笔,几乎每一篇都不一样,因为每一次都比上一次落笔长大了一点点,作者都不是那个作者了。但有一个信条是不变的,那就是我写作的初衷——我是为了丰满这个角色而来。

上一个cp我站的团兵,现在也很喜欢,有一位太太说,他们彼此绝对信任,但他们之间是不会有温情的,就算是有也一定是互相舔舐彼此撕裂的伤口,做爱的话也是会呲出獠牙的那种吧。我很感动有人会这样想,也很喜欢这样狂野的感觉;这是我能接受的唯一一种男性的cp模式了吧,或者是我对两性关系的理解:是两棵树的比邻,是并驾齐驱,是us against the world,是出生入死之后的平静,是干柴烈火之外的老辣。

有妹子说我剧情太慢,说的简直太对了。因为剧情根本就不是重点。我们都知道瑟兰迪尔的一生是怎样的,虽然细节会不太一样,人设也不尽相同,但真的没什么特别的。说起来,这玄黄天地,上天子民,谁又能活出什么不同寻常的生活?我对永生这个命题很感兴趣,把人的一些感情、行为放在永生的概念下就会完全不同,或者会变得意外地强烈,我觉得很有趣所以一直没有弃坑。我没有精力再自己创造一个比托老更大气的永生背景,那么借着这篇文、这个角色,诠释一些感想和信念,逐渐变成了我写作的动力和目的,剧情怎样、人物关系怎样,却已是心中有数,只需要时间让我把它们慢慢码出来就好了。

记得梁衡先生曾定义过文章的6个层次,依次是给人刺激、休闲、信息、知识、思想、美感。我是不敢标榜自己要写给人美感的文字,但我绝不会一味写刺激的文,我笔下的人物关系也必定不会止步于给人以刺激。我从小记叙文写得不好。能上50分全靠夹叙夹议,我擅长议论文,偏爱孟子式雄辩。看过那么多书,推理悬疑武侠这等剧情繁杂的对我而言是毫无回味的,反而那些平淡的、感情丰富的,或是鲁迅、王小波、昆德拉那类文字犀利奇葩,思想深邃的,才可以一遍一遍看都不腻。我或许暂时还没有谎言要揭露,但写文章是为了揭露一些东西确是我一直坚信的准则。这是我的个人风格,审美观有点老旧,也没什么浪漫情怀。我知道现在世界上这样的文字已经不流行了,但我的文还会写很久很久很久,即使无人问津。

评论 ( 4 )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