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写的糖】情人节

*ooc预警
*无意义糖。
*甚至并不想承认这是番外。

情人节这种东西本来对精灵而言是非常繁琐的事情。因为,你知道,精灵活得太长啦。如果每年都过情人节,日积月累下来那该是多么大的一笔开销!不过在世界都还很年轻的时候,热情完全可以折损时间带来的厌倦。 
 
所以在年轻人聚集的多斯大学,情人节便成为了一个极其隆重的日子。 
 
“现在这些孩子们都这么开放了吗?” Oropher气不打一处来。短短一个课间,这已经是第三次看到男女学生手挽着手从他办公室门前走过了。唉,平时怎么没看出来有这么多对小情侣?真是的。系主任板着脸抄起椅背上的外套,往教室走去。 

在太阳升起以前,有情人节这种东西吗?Oropher仔细回想,好像什么固定的节日都没有呐,因为很难定日子,所以每个节日都是一段模糊的时间,包括精灵新年。噢,以前的情人节是连着几天虐狗来着,他想起来了。明明我结了婚了啊,我儿子都这么大了,为什么还是看不过去呢。 

这一整天他都过得有点飘飘呼呼。一百多人的正课起码有一半的人卷儿了,剩下的一半要么就是书呆子、戴着啤酒瓶底那么厚的眼镜,要么就是带着女朋友、穿着情侣装挽着手心不在焉。 
 
“今天就上到这里吧,那么多同学没来,下次跟不上的。”Oropher耐着性子说,紧紧捏着手里的戒尺。“要是下次有谁敢这么堂而皇之地卷儿课……”
“教授,”两个可爱的男青年站在讲台前,闪着星星眼看着他,“那个,下午那节选修课,能不能帮我们给Furon教授请个假? 
Oropher看着他们俩,只觉得头皮发麻,“你…你们自己跟他说啊。”他看了一眼高一点的那个。真是看不出来啊Feren,你只是不想告诉你爸而已吧…… 
“哎呀,”Feren脸红了一下,“下午西城区有一场演出,时间挺早的,现在走都恐怕来不及了,拜托帮个忙嘛教授……这学期我一定不拖论文!” 
“……”Oroper盯了一会儿他们衣服上一模一样的花纹,咽了口唾沫,感觉信息量有点大。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啊,他艰难地想。“去吧。注意身体。”  
“是…是!谢谢您!”矮一点的那个小伙子的脸涨得通红。 
“唉,Feren小鬼,” Oropher阴森森地笑了一下, “我替Furon老弟祝福你们。” 
“拜托,您可千万别乱跟我爸说啊。”Feren都要吓尿了,扑过来抓着Oropher的袖子不放,“我会死掉的!您一定不想看到我死掉对不对!” 
“嗯。”Oropher不怎么善良地笑了笑。他其实真的很想知道,Furon那个老古董看到儿子牵了个男孩子回家的表情是什么样的。“论文提前一个星期交。” 
“…行!”小伙子咬牙切齿,“一个星期就一个星期……” 
“Bravo!”Oropher风一样地卷过他们身边,一头漂亮的银色卷发浪啊浪,“说定了噢。” 

…… 

“今天外面有好多卖花的呀,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下班的时候Thranduil问他。 
“今天啊,”Oropher耸耸肩,把桌子上乱七八糟用了一半的废纸统统丢进垃圾桶,“没什么特别的。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们念书念无聊了,找个借口玩儿而已。” 
“噢,这样啊。”Thranduil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坐在桌子上晃腿。虽然疯狂跳级的他被多斯大学正常录取了,但本质上和成年了的普通大学生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比如说,不会突然带个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回家。Oropher欣慰地摸了摸儿子的头发。
“但是卖花的叔叔不是这样解释的。”小精灵认真地纠结起来,看着父亲的背影。 
“他怎么解释?”Oropher没有回头。他刚刚不小心碰倒了一堆书,此时正收拾得手忙脚乱。 
“……”小精灵没有回答他,似乎陷入了沉思。 
 
外面卖花的确实很多啊。广场上摆了很多临时花摊,一抱一抱的鲜花捆得很漂亮,在橙紫色的晚霞里显得格外娇美。血红的月季,夸张的大丽花,甚至还有反季节的曼陀罗和雏菊,年轻的情人们统统抛开了平日的伪装,热情洋溢地暴露出了自己火热的爱情。今晚女生宿舍那边又会有很多傻小子表白吧,Oropher淡淡地想。 
 
他想起了Isirien,那个突然和月光一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他果敢而睿智的妻子。那种触电了的感觉……即使过去了将近七十年依然记忆犹新。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她会因为那些把她赶走的鲁莽的辛达士兵怨恨多瑞亚斯吗?她埋怨自己不合时宜的缺席吗?她是真的找到她哥哥了吗?贡多林那个地方他听说过,那些诺多会好好对她吗?这些问题他无法回答,也没有办法再一次抛开年幼的儿子、去美丽安环带以外的蛮夷之地疯狂地探索——他是不可能允许儿子踏到环带以外的。去与留,这两种矛盾的冲动常常让他难以承受。 

突然手心一热。Oropher愣愣地低下头,看见儿子颇为警惕地握住了自己的手,还很刻意地往自己身边靠了靠。顺着小精灵的目光看去,路边的草坪上不远处有一群姑娘在野餐,正盯着自己低声议论什么。其实这挺正常的,在Oropher结婚之前,这样一个高大英俊、才华横溢的单身亲王兼校长,绝对是一团行走的荷尔蒙。有很多女孩子追过他呢,虽然很多时候分不清到底是因为他的身份还是因为他的财产。这小子,Oropher戏谑地想,悄悄捏了捏儿子软软的手心,吃醋了么。 
小精灵抬起头看了父亲一眼,本能地。哟,真的吃醋啦,Oropher笑起来,蹲下去一把将儿子抱起来,不让他往那边看。 
“Atar您干嘛啊?”小精灵疑惑地问。其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想干什么,他只是本能地觉得那些目光讨厌。 
“没什么,”Oropher淡淡地说,“怎么,我不能抱你啊。
“……”小精灵愣了一下。好像很有道理呢,他用手臂环着父亲的脖子。 
 
“爸,”伏在父亲怀里小精灵轻轻说,“能问您个问题吗?”
“嗯。问。”Oropher点点头。小精灵真是完全没有体重的生物!抱起来跟纸片似的。 
“为什么今天我看到很多哥哥姐姐都做了一些奇怪的动作呢,他们平时不这样的。” 
“什么动作?”Oropher从包里掏出钥匙开门。锁舌熟悉而清脆地一弹。 
“呃,很难说呢……”Thranduil皱着秀气的眉毛,“唉,大概就是……” 

他歪着头看了父亲一眼,犹豫了半天,凑过去在他嘴唇上啃了一口,“大概是这样吧。哎呀我学不出来……”看到父亲愣愣地盯着自己,小精灵不解地眨眨眼,“怎么了吗?” 

半天,银发精灵才反应过来,拿脚把门踢上,靠在墙上笑得停不下来。 
“怎…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小精灵要崩溃了。这个世界真是充满了匪夷所思的东西。 
“没什么,”Oropher笑得快断气了,几乎托不住还不依不饶地挂在自己身上的儿子,“刚刚没理解清楚,你再学一次好吗?” 
小精灵困惑地盯着笑得像智障一样的父亲。怎么会没有学清楚呢,小精灵耸耸肩,像平时赖在父亲身上撒娇似的用腿缠住他的腰,拽着他的衣领,很认真地吻了一下父亲的嘴唇。大概拖长一点就可以了吧。 
“就是这样。”Thranduil一脸学术研究的严肃。 
不行我要笑死了。Oropher把儿子放在地上,憋笑憋得要爆炸,但还是努力保持严肃认真的表情说,“那是一种表达爱意的动作。今天是一个约定俗成的、向心爱的人表白的日子,而且大家也会对真诚表达了感情的人表达祝福,所以会有很多哥哥姐姐这样做。懂了吗?” 
“……”Thranduil用一种非常怀疑的目光盯着Oropher。似乎理解起来还是很困难……银发精灵这样想着。 

小精灵淡定自若地走开,把书包放在沙发上,小心翼翼地从包里拿出一束鲜红的玫瑰,踮起脚插在客厅的花瓶里。“怪不得,”小精灵回头愉快地说,“卖花的叔叔说,今天要和自己最喜欢的人一起过呢。”他灿烂地一笑,走过来紧紧抱住Oropher的脖子,在他脸上温柔地亲了一口:“Atar我爱你……” 
 
我他妈……要……犯罪了……Oropher非常不淡定地想。

评论 ( 4 )
热度 ( 42 )